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限制三级  »  虚拟催眠程序
虚拟催眠程序
星期一的早上,一到学校我就被英文老师找过去调整虚拟实境的相关设定-毕竟英文成绩不好的我,只好用这招来争取过关的机会了。不过当我在检查程式时,却发觉到主机端电脑的程式里,「果然」也有我所写的催眠病毒。要解?不解?那一瞬间我的思绪停在这个选择上。
  「怎麽了?」英文老师或许是看到我的异状吧,连忙跑过来询问。我们班的英文老师「玛莉亚.阿兹.雷」是个留日的美国人,有着一头金色的亮丽长发,不过对於电脑是属於那种一知半解的人,所以我才有趁虚而入的机会。「电脑好像中毒了,光靠电脑内的扫毒软体好像清不掉的样子。」我这句话一半是实话。「唉呀,这真糟糕……」玛莉亚老师并没有显得特别慌乱的模样:「那,就像上次一样好了……网管那边我会去说明的。」老师说的「上次」就是直接连到我的电脑进行远距离扫毒,虽然後来网管抗议,但是在玛莉亚老师以及其他同好的保证之下,到後来不单单不了了之,反而让我成了特例,变成「暗黑网管」般的存在。更何况,这间学校的网管基本上只比玛莉亚老师的等级要高一点而已,毕竟这种「免费打工」对於对电脑有高知识的专家来说没有任何的吸引要素。当然,我所做的确实是「扫毒」-不过是将主机里的旧档案置换成新档案。接下来就看实验的效果了。
  ----很快地,又经过了一个月。今天又是利用虚拟实境教课的时间……说穿了,除了数学和体育之外,几乎所有的课都或多或少用上了虚拟实境。就以我个人的感觉来说,有点泛滥。不过这倒也间接造成了我的实验之成功-当然网路的自由分享泛滥也是主因。这段时间以来,我自然又继续在我的实验上加料直到我满意为止。而成果,就像现在一样,我坐在某位女同学的面前桌子上,而我面前的女同学两眼呆滞,呆呆地坐着,原本戴在脸上的3d面具也拿了下来放在一旁。而我的分身,正大棘棘地展现在她面前。我在催眠程式里加入了关键词,这样可以让他们的生活作息和平常一样,以避免他人注意。
  现在可以说整间学校都处於催眠状态之中-关键词和指令可以利用广播,以人类听不到的频率发送-当然这还得先摆平负责广播的老师与学生。「我一拍你的肩膀,你就会醒过来。」我轻声地说道:「你醒过来之後,你会想要去用嘴巴去舔食着你面前的东西,而且我所说的话你都会照做。记住,不要用到牙齿咬,你才会有可口的果汁可以喝。知道了就点点头。」在我的暗示下,少女轻轻地点点头。确定之後,我拍拍肩膀,她原本呆滞的眼神立即恢复正常。她接下来的动作就是用手轻轻地捧起我的分身,然後用舌头轻轻地舔着,就像是在舔棒棒糖一般。「来,用口含进去,然後将头前後摆动。」在我的指示下,少女张开嘴将我的分身含进去後,便努力地将头前後摆动,以口来套弄我的分身。我并没有对她的身体做出任何动作,只是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服侍着我的分身。过了十几分钟後,我感觉快要射精了:「要、要出来了。」我虽然这样喊,但她显然已经含上了瘾,完全没有离开的迹象。就这样,我把精液尽数射进了她的嘴里,而她并没有被我射出的精液呛到,十分有技巧地将我的精液全数吞了进去。等她吞完後,我好奇地问道:「你以前有做过口交吗?」「嗯……我的男朋友有教过我……不过已经和他分手了。」她诚实地说道。
  事後,我让她恢复催眠状态,只是我还是让她记得她有帮我口交,唯一的改变:这是在虚拟实境里的场景,并非现实。接着,我利用网路的远隔遥控,利用广播解除学校学生的催眠状态。看着她恢复後,那一副红着脸,带着害羞与满足的模样,让我更加确定实验的成功。
  下课後,我快步地往保健室移动-因为在那边还有一个测试在等着我。来到保健室前,我敲敲门:「我是天空明,我要进来了。」「啊,请进。」里面传来的是女性的声音。「谢谢。」得到允许,我就打开门进去保健室-只见保健室的老师依川星子正和另一位女同学谈天。那位女同学也是我熟悉的人,是学校前几名的校花,同年级隔壁班的「佐藤千鹤」,是个有头亮丽黑色长发的美少女,还是茶道社团的社长,不过因为有点贫血,所以时常来保健室报到。我还没等老师问我,我立即以关键词让我面前的两人陷入了催眠状态。「听的到我的话吗?」「嗯。」「听到了……」「等你们从催眠状态醒来时,你们会忽略我的存在,但是依然可以听到我的声音,而你们也会听从我的话,并视为你们的想法,也不会有任何的反抗,因为我所说的话就是你们所希望作的……知道的话就点一下头。」两人点了点头。「你们一听到我的拍手声,就会从催眠状态醒来……」我一拍手,两人立即恢复原状。
  恢复原状之後的两人,完全没发觉我的存在,继续谈笑风生。「现在,你们会觉得房间很热,但是你们完全不会想到要开窗户,而是一件件脱掉身上的衣服。每脱一件,你们就会凉爽一点,但随即你们又会感到闷热,而继续脱掉身上的衣服。直到赤身裸体为止,你们才会感觉到舒服。」我一说完,千鹤首先有了反应:「老师,好像……有点热耶……」「嗯……空调好像有点问题……」依川老师也露出了有点疑惑的表情。现在时节是六月,可以说是不热不冷的时期,所以空调也只是开送风而已。「那我把上衣脱掉看看会不会凉一点好了。」「那我也脱掉上衣好了。」就这样,两人不约而同地把上衣脱掉,露出了胸罩-千鹤的胸罩是常见的白色,老师的胸罩则是肉色的。两人的胸部在胸罩的衬托之下,看起来都有起码d罩杯的实力。「嗯……还是有点热耶……」这次有点不耐的换老师了:「连裙子都脱掉好了。」「我想也是……」接着两人站起来,就把裙子脱掉了-现在的两人就只穿着内衣内裤,还可以看到两人的阴毛隐约地在内裤里显现。「……不行,还是有点热。」这句话刚说完,老师就站起来,索性将内衣内裤全部脱掉-顿时赤身裸体的依川老师就出现在我的面前,拥有着d罩杯实力的胸部在去除胸罩的覆盖後,露出了完美的外型。
  脱光衣服後的老师,露出了舒服的表情:「这样总算凉一点了。」「那我也……」看到老师把衣服脱光後,一副舒服的模样,千鹤也跟着照做,不久一副年轻的裸体也出现在我的面前-也许是因为千鹤身形比较小,所以胸部看起来还比老师的大了一点。千鹤在把内衣内裤脱掉之後,也露出了舒服的表情:「啊,这样就凉多了……好舒服喔……」「……千鹤同学还是处女吗?」「嗯。」没有意识到是我的询问,千鹤点了点头。「等一下你们会发觉到我的存在,但是你们并不会认为在我面前裸体有什麽不对,因为你们觉得这样很舒服。然後老师会要求我帮你替千鹤上一场性交的课程,你们不会认为这有什麽不对,因为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。」我话说完後,老师转过身来望着我:「对了,天空同学要帮我一下吗?有件事要麻烦你。」「可以是可以,不过是什麽事呢?」我知道这是明知故问,不过还是得装一下。「因为千鹤同学想要知道怎麽做爱,所以得麻烦你实际示范一下。来,先把衣服脱下来吧。」「啊,好的。」在老师的吩咐下,我将衣服全数脱掉,就这样三人就一丝不挂地同处一室。因为在我进来之後,我就随手把门锁起来了,所以不怕会有人闯进来,而且现在学生大概也下课跑光了,也不会有人靠近这里……即使真有人进来,我也有办法处理。
  「那我就先示范一下好了。」老师让我坐在椅子上,说道:「等下千鹤看我怎麽做,你就照着做就好了。」「是的,还请老师多多指教。」千鹤一副拭目以待的模样,显然把做爱当成了一般的课程。「那麽……首先,这是口交。为了让男人的分身可以进入我们的阴道里,所以必须给予必要的刺激。」解说完後,老师便把我的分身给含进了口里,开始用口套弄着我的分身。「哇……这样的东西,可以含进嘴里吗?」千鹤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。「哈……含不进去的话用舔的也可以,总之只要给予刺激,让分身硬起来就可以了。当然如果可以让他射出来的话……」听到千鹤的疑惑,老师特地先把我的分身吐出来解释着。「射出来?」「嗯,就是男人的高潮。男人的精液还是养颜圣品喔,可以吃的。」解答完後,老师又继续地刺激着我的分身。不过,老师啊,是谁和你这样说的啊……我可不想因为这个因素而被搾乾啊。吞吐了好一阵後,老师才把我的分身吐出来:「来,千鹤,你自己来试试看。」「啊,是的,老师。」听到老师的吩咐,千鹤立即和老师一样,跪坐在我的跨下,然後用手握着我的分身:「唉呀,好热啊……」「来,看你能不能将天空同学的精液给弄出来。」「啊,是的。」听了老师的吩咐,千鹤立即尽可能地张大嘴巴,便将我的分身给含了进去。「别用牙齿,只要运动你的嘴唇和舌头……」在老师的教导下,千鹤的动作也越来越熟练。甚至於除了用口含之外,老师也教了许多关於口交的招式,千鹤也几乎是一教就会,彷佛天生就该为男人服务一般。
  只是,毕竟在早上就射过一次了,现在要我在口交的状况下射第二发出来,还真有点强人所难。不过老师也不是硬要我在口交的状况下将精液社出来,在看千鹤都会了之後,就示意千鹤停下来:「好了,口交的部分就这样,现在是正式的性交……天空同学,麻烦你来到这张床上。」老师一边叫我,一边自己就躺在床上,,打开双脚,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:「由你采取主动位可以吗?」「啊,是的,老师。」老师的命令我自然是十分乐意,来到床上,我顺势就抓住了老师的双腿。「对,就这样……你把身体往前推进,我来诱导。」老师起身握住我的分身,而我也照着老师的吩咐,将腰往前一挺,就这样进入了老师的蜜穴之中:「啊……没想到天空同学的东西还满大的……」「这就是……性交?」千鹤仍是有点疑惑。「嗯,当然不只如此。」微喘着气,老师继续解释:「因为我已经不是处女,所以那里不会流出血……虽然说第一次会有点痛,不过也只会痛第一次而已。来,天空同学,你将腰前後摆动,这样我就会更舒服了。」「是的,老师。」听到老师的话,我自然开始将分身前後摆动,而老师也开始露出淫荡的气息:「啊、天空同学的……这麽快就顶到了……啊啊……好棒……」近距离看着老师淫荡的演出,千鹤看的是脸红心跳,两手不知不觉地就往自己的密处移去,轻轻地抚摸着。由於之前就已经刺激过了,老师的蜜穴也有着让我直打咿索的蠕动感,在老师达到高潮的同时,我也不禁将第二发精液射进了老师的体内。「啊啊……射进来了……不管了,反正很舒服……」任由我把精液全数射进了体内,老师有的只是舒服的表情与满足的笑容。稍做休息後我转头一看,这才发现千鹤坐在地上,双手还埋在两腿里,一脸潮红。「唉呀呀……千鹤自慰到高潮了吗?」老师想要起身,却发现我的分身又开始硬起来了:「呵呵……天空同学,看到千鹤同学的样子,又想要了吗?」「对、对不起……」我连忙道歉-虽然也是装的。「没关系的。」笑了笑,让我从她身上离开後,老师坐在床上面对着千鹤,打开双腿,大棘棘地将蜜穴呈现在千鹤眼前:「这就是体内射精後的情况……虽然很舒服,不过除非你想要孩子或是安全期内,不然还是体外射精或是戴上保险套比较安全。」「……是的,老师。」千鹤的回答有点无力。「那麽,就请天空同学来和千鹤进行实地演练罗。上来吧。」在老师的吩咐下,我抱起浑身无力的千鹤放在床上:「会有点痛喔,麻烦请忍耐一下。只要放轻松就好了……」「……嗯。」也不晓得是害怕还是兴奋,千鹤躺在床上,就把眼睛闭上。我轻轻地抓着千鹤的双脚打了开来,这才发现千鹤的蜜处已经可以说是泛滥成灾了。我抓着自己已经硬挺的分身,先顶在千鹤的蜜穴口。「嗯……」也不知道是舒服还是吓到,千鹤的身体抖了一下。「要进去罗。」「嗯。」在告知之後,我便将腰部往前一顶,分身竟然比我想像的,还顺利地进入了千鹤的体内。这一顶,千鹤整个人弓了起来,张大着嘴却吐不出一句话,过了快一分钟才又恢复平躺的模样,直喘着气。「会痛吗?」「我、我也不知道……只是感觉那里……有点涨……」「不会痛吗?」听到千鹤的话,我不禁往我们两人的交合处一看-确实有些许的血液渗了出来,千鹤应该是处女没错:「有血液……但是我没感觉到有顶破东西……」「我想千鹤应该天生就没有处女膜吧……也或许是薄到没有感觉而已。」老师想了一下後说道:「天空同学,你就先保持这样的姿势别动,等千鹤同学适应之後再开始动。对女生温柔才是好男人的表现喔。」「问题是好男人通常都得孤独一生啊。」这句话我倒是没做作-在网路上一直流传着「当女生对你说『你是好人』的下一句,通常就是『你会找到比我更好的』或是『我不适合你』等类似的分手文」这样。
  「唉唷,没人陪你,我和千鹤陪你就好罗。」老师指了指千鹤:「千鹤似乎开始舒服罗。」「天空同学……你能够……动一下吗?那里好像有点痒……」此时千鹤也开始要求我了,腰部也有明显的扭动。「对了,我顺便教个新动作好了。」在老师的教导下,变成了千鹤骑着我的状态,也就是男下女上的姿势:「这样你就可以自己动了。」「是的,老师……啊,里面……好涨……」千鹤一开始很勉强地将屁股上下移动,时间一久,腰部的移动不但不吃力,反而还越来越快:「啊啊、好棒……这、这就是做爱……腰、腰停不下来了……」「啊,千鹤同学的里面……好紧好热……弄得我好舒服……」「啊,谢谢、谢谢指教……天空同学的东西,也弄得我好舒服……啊~不行,好像什麽东西要冲出来了……」「那就是高潮的前兆喔……」老师满意地看着我和千鹤的淫乱行为:「天空同学,把精液深深地打进她的心吧……」「啊……不管了,我的体内,要塞满天空同学的精液……啊喔喔喔……要出来了……快点,一起……」「千鹤……嗯喔喔喔喔……」「啊啊啊啊……」在一阵狂乱的叫声之中,我和千鹤都达到了高潮-相对於我整个人脱力无法动弹,千鹤则是几乎保持着骑在我身上的样子,完全失神状态。等到我们都恢复了行动能力後,我再次让她们进入催眠状态:「等你们醒来之後,依然会记得刚刚发生的事情。你们会认为这是一场成功的学习经验,但你们不会向其他人提起。而且以後只要我提出要求,你们都会十分乐意地接受我的要求,因为这是十分舒服的学习……」「是的,十分舒服……」两人依然赤身裸体,就这样站在我的面前,两腿间还有着精液淫水乾掉後的痕迹。
  「那麽,明天学校见罗。」解除催眠之後,千鹤和老师一起拖着疲惫的身体各自回家,而我则是握着她们的内衣裤当胜利品,也高兴地回家好好休息一番。
  【完】